默默一边接电话,一边看了一眼文。

- 编辑:admin -

默默一边接电话,一边看了一眼文。

 
  "我怕走丢了,找不到书院,你岂不是要一个人过一辈子?"
  文看着默默,有些感动。
  默默看着文,忽然变得温顺起来。
  两人不再说话,文继续往前走,默默跟上。
  两个人手拉着手一起往前走。
  到了劲家里,劲、秀和玲儿已经围坐在饭桌旁等他们,桌上摆满了饭菜,玲儿馋坏了。
  默默和文走进来,见眼前的阵势,一下子变得很紧张,
  他们规规矩矩地在饭桌边坐好。
  玲儿急切地看着爸爸、妈妈。
  劲和秀也规规矩矩地坐着,不知说什么好,居然客气地笑了。
  文认真地想,也想不出说什么好,也只好客气地笑笑。
  劲终于想出了该说什么:
  "吃!"
  大家纷纷客气地拿起筷子。
  桌子上渐渐杯盘狼藉,气氛渐入佳境,完全是平时在一起的样子。
  齐叔晚来一步,进门一看,忍不住说:"嗬!都吃光了!要知道早点来了。"
  "你不早来,我们都撑死了。"劲站起来招呼老爷子坐下。
  "以为你们是办正事,没敢早来,实在忍不住,还是想来看看。看你们,哪有正事的样子!"齐叔遂加入,大家更是津津有味吃成一片。
  空空荡荡的书院里,电话铃声不断响起……
  夜里,默默和文回到房间,发现传真机上已经有了传真,默默急忙拿起来念道:
  方文先生,我们收到您寄来的资料,我们非常钦佩您在东山书院所做的工作。谨代表国际书院组织,授予您及东山书院特殊贡献奖牌,希望您能前来上海参加颁奖典礼暨亚洲书院组织年会……
  默默还没念完,自己就高兴得大叫起来,抱着文又跳又笑:"哎呀,齐叔这个传真机买得真是时候啊,晚一天就没用了。"
  文拿起传真仔细看着。电话铃却又响了。默默去接。文看着默默。
  "噢,他在,等一下……"默默一边接电话,一边看了一眼文。
第十七章
  小小一座逢源双桥,英站在那头,默默站在这头。两个人在一个不合适宜的地点、一个不合时宜的时候,不合时宜地见了面……
1.齐叔的等待
  "齐叔,电话!"
  默默走出门外,叫了一声。
  文低头继续看传真。
  齐叔进屋来,拿起听筒。
  听筒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:"喂,是我……"
  齐叔一下子愣住了。
  而此刻在上海酒店里,英戴着墨镜,正从电梯间里走出来,经过大堂一侧的电话间。一个身材已经发福的老年女人正在那里打电话。
  "我离乌镇不远……"
  莹姐的声音像是被放大了似的,而英恰好听到了"乌镇"这个敏感的字眼!
  英猛然站住。
  莹姐的声音继续飘到她的耳朵里。
  "是啊,多少年了,好多年了,有那么一次,我从乌镇旁边经过,但是实在来不及,就没有去……"
  英愣愣地站在那里。
  "嗯,我想想,那是……噢,应该说是1990年,夏天的时候,我到苏州来……一个朋友去世,我来参加葬礼……"
  电话这头,齐叔居然紧张得额头有些冒汗。文继续在那里看传真,默默站在一旁一起看着,耳朵却似在有意无意地听着齐叔电话的内容:
  "到了苏州,很方便到这里的,现在这里搞旅游,很多人来……"
  齐叔的讲话少有的紧张。
  默默拽了拽文,示意他听齐叔讲。
  文认真地看齐叔。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